智能制造下的家電企業如何強大?

作者: admin 分類: 科技 發布時間: 2019-08-13 10:54

持續近半年的家電價格上漲勢頭,在5月終于進一步放緩,部分原材料價格實際已經出現小幅下滑。

自從2016年下半年開始,大宗材料價格持續上揚。例如銅價上漲40%,塑料、鋁材等漲幅超過30%。同時,因有關部門加強對高速公路運輸的管理導緻物流費用上漲,包裝等行業受環保門檻提升等也導緻成本上升。“三箭齊發”之下,由于沒有足夠的利潤空間消化、吸收成本上漲,家電企業不得不對整機産品漲價。

8年前,工信部印發《關于加快我國家用電器行業轉型升級的指導意見》。中國家電行業掀起了一場革命:攻克自主創新能力不足,核心技術和關鍵零部件研發能力不強;産品同質化現象突出,附加值低,高檔次産品與國際一流企業相比競争力較差等行業發展難題。

時到今天,這一輪原材料漲價帶來的整機價格上調,也可以使人們回顧和評價多年來中國家電行業轉型升級的效果:雖然在産業鍊多個關鍵環節取得突破性進展,國際競争力亦穩步提升,但距離高利潤、高附加值的行業期待仍然有一定距離。

工信部消費品司司長高延敏對《财經國家周刊》記者表示,2016年5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開展消費品工業“三品”專項行動營造良好市場環境的若幹意見》,2017年3月,工信部辦公廳印發《2017年消費品工業“三品”專項行動計劃》。兩份政策旨在引導和鼓勵企業加強質量品牌建設,實施“三品”戰略,加快制造升級,積極開拓海外市場,提升出口産品結構,推動中國品牌走向世界。

投入不足頑疾

雖然一直宣稱要加大投入、掌握核心技術,但行業咨詢機構奧維雲網副總裁郭梅德對《财經國家周刊》記者表示,中國家電企業與國際同行在自主創新的深度、廣度及可靠性方面等方面仍有差距,其主要原因在于中國家電企業對自主創新的投入力度不夠以及時間沉澱不足。

中國家電企業的研發投入存在“兩低”現象:一是研發投入與當年營業收入比率(下稱“研發投入比”)低。

《财經國家周刊》記者梳理發現,自2012年以來,A股上市的18家家電企業中,僅美菱電器、浙江美大研發投入比超過5%,剩餘16家企業大多數時間保持在2%~4%之間,其中又有8家企業基本低于3%。四川長虹和康佳集團是為典型,研發投入比從未超過2%。

公開數據顯示,全球彩電前兩強三星電子2016年的研發投入比約為7.6%,LG約為6.01%。

另一“低”是2016年的研發投入比普遍低于2015年。郭梅德表示,很多家電企業受盈利能力影響,無法保障正常的研發投入。2016年因下半年開始的原材料價格上漲,不少家電企業首先縮減的就是研發開支。

在2016年,美的集團的研發投入最高,為60.46億元;其次是TCL集團,再次是青島海爾。但18家上市家電企業研發投入總和僅194.31億元。

根據歐盟委員會發布“2016全球企業研發投入排行榜”的數據顯示,松下和索尼2016年的研發投入金額分别是34.29億歐元和35.69億歐元,按發布當天1:7.25的彙率計算,松下、索尼兩家企業的研發投入均遠超18家家電企業研發投入總和。

“過于關注成本,缺乏長期系統持續投入的計劃,是中國家電企業的通病。”青雲創投管理合夥人李立偉2017年1月撰文指出,以TCL集團和海信電器為例,兩家企業在創新研發方面投入的力度相對較大,在CES(國際消費類電子産品展覽會)的表現較為突出,但大多數屬于集成創新,在核心技術上仍然匮乏。

郭梅德表示,中國家電企業的很多自主創新成果尚未得到充分市場驗證,又迫切需要換取經濟效益便匆匆忙忙投入市場,因此在産品的穩定性、可靠性上仍有不小差距。“如何解決這些差異?最好的辦法是加大自主研發的投入并充分驗證可靠性。”

當然,研發投入的重點亦要發生轉變。美的集團副總裁、中央研究院院長胡自強2016年曾表示,過去更多投資是生産設備,轉變後則要更多投入到人才、研究資源等方面,加強與外部的合作、引入更多的技術。

實際上,中國家電仍是勞動力密集型行業。以白電“三巨頭”為例,非本科以上學曆職工占職工總數比例均在80%左右。

産品附加值難題

在産業鍊關鍵環節沒有話語權,研發投入上又不足等因素的影響下,導緻了産品附加值太低等現實問題。

工信部電子信息司司長刁石京對《财經國家周刊》記者介紹,中國彩電行業利潤較為薄弱,過去10年彩電是大宗家電産品中平均毛利率最低的産品,長期在低利潤水平運營,嚴重影響了彩電行業健康發展。

《财經國家周刊》記者梳理發現,被稱為傳統彩電“五朵金花”的創維、海信、長虹、TCL和康佳五個品牌的毛利率水平,自2005年以來均未超過23%,大多數年份的毛利率水平位于15%~20%之間。

而白電“三巨頭”的冰箱、洗衣機和空調的毛利率水平自2008年後一直保持在20%以上,且持續上漲,2013年進入不低于25%的水平。其中格力電器的毛利率水平最高時約40%。

但其它企業的白電産品毛利率較達不到“三巨頭”。如位于冰箱領域第三位的美菱電器,近兩年不到21%,大約是格力電器毛利率一半的水平。

對于黑電來說,更糟糕的是受互聯網電視低價模式和電商發展的沖擊,行業競争越發激烈,彩電産品價格不斷拉低,行業利潤低的問題進一步凸顯。

刁石京介紹,2016年國内彩電同尺寸産品平均價格降幅超過20%,使得彩電行業面臨增量減收問題,企業經營壓力較大。“五朵金花”的财報數據顯示,近年來,海信和康佳彩電毛利率水平下降趨勢尤為明顯。

中國家電在海外市場的毛利率水平更令人堪憂。《财經國家周刊》記者梳理發現,中國家電企業海外市場的毛利率水平普遍低于國内。比如四川長虹2016年比國内低3個百分點,美的集團2016年比國内低約7個百分點。差距更大的如海信電器,2016年其海外市場毛利率僅4.77%,為國内市場的約五分之一。

海外市場是真正的“試金石”,比如工業設計。浙江蘇泊爾股份有限公司小家電事業部産品設計總監馬漢告訴《财經國家周刊》記者,僅從工業設計角度而言,中國家電與國際同行在人的意識、環境、系統和文化上仍存在差距。

導緻中國家電在海外市場附加值低的另一個直接原因是缺乏有效的市場戰略。羅蘭貝格管理咨詢公司合夥人任國強對《财經國家周刊》記者表示,中國企業的發展模式、操作思路更适合發展中國家。以彩電為例,日本彩電品牌退出東南亞國家後,接盤的不是中國彩電企業,卻是韓國的三星和LG。

任國強介紹,以中國彩電某龍頭品牌為例,2016年8月該品牌以19%的市場占有率成為澳洲第一大彩電品牌。但該品牌卻是以三星、LG相同尺寸産品一半價格的競争者身份出現,“并沒有作為一個中國品牌去競争,根本無法與三星、LG平起平坐”。

産業鍊關鍵環節缺失

中國家電轉型升級需要解決的重要問題還有在産業鍊上的話語權問題,尤其是彩電業。

刁石京表示,近年來,彩電産業的核心技術實力不斷增強,芯片、面闆、操作系統等核心關鍵環節取得突破,深圳市海思半導體有限公司、晶晨半導體有限公司等國内廠商研發的智能電視核心芯片已量産,2016年出貨量超過1000萬顆;顯示屏等關鍵器件本土配套率顯著提升,2016年中國電視機用液晶面闆自給率超過60%。

但彩電核心技術掌握仍然不足,産業鍊關鍵環節仍存在明顯短闆。刁石京介紹,智能電視高性能圖像處理芯片、操作系統、液晶電視高世代玻璃基闆等關鍵上遊器件及材料的自主供應能力仍然較弱。

北京群智營銷咨詢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李亞琴對《财經國家周刊》記者介紹,面闆的原材料核心是玻璃基闆、液晶分子層、偏光片和驅動芯片。雖然深圳市紡織(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解決了偏光片的國産化問題,但其偏光片的原料卻是依賴進口。偏光片的供應鍊無法實現國産化,技術依然被國外企業控制,“這就是說深紡織一類企業的技術提升、盈利能力都受到限制”。

深紡織2016年年度報告的數據顯示,其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虧損0.87億元,下降幅度高達1127.05%。這是2006年以來其淨利潤最大降幅。實際上,2016年4月起,面闆價格呈現曆史罕見的持續10個月以上的上漲态勢。

智能化是家電行業發展的重要方向。面對智能化家庭網絡的逐漸普及和發展,各種各樣的傳感器引入到家電中顯得更加迫切。消費者希望家電産品使用起來更加舒适度、提高效能、降低消耗、降低噪聲和振動、實現複雜的智能等。要實現這些功能就需要使用壓力傳感器、化學傳感器和電磁傳感器等。

然而,傳感器卻是家電智能化路上的一塊“短闆”。2016年10月,在江蘇無錫舉行的傳感器技術與産業發展國際高峰論壇上,工信部電子信息司副司長喬躍山表示,中國傳感器市場上,中低檔産品基本可以“自給自足”,但中高端傳感器進口占比達80%,數字化、智能化、微型化産品嚴重欠缺。

刁石京表示,工信部将從兩個方面來改變産業鍊缺乏話語權現狀。一是推動核心關鍵技術研發。研究促進彩電産業整體轉型升級的政策措施,加大關鍵技術研究、産品研發以及應用推廣等方面的投入力度,支持面闆、核心芯片、關鍵材料等産業鍊核心基礎環節發展,增強自主保障能力。二是積極構建良性産業生态。支持彩電産業鍊上下遊加強協作,探索新的增長點和可持續健康發展模式,提高行業盈利水平。

如果覺得我的文章對您有用,請随意打賞。您的支持将鼓勵我繼續創作!